您当前的位置 : 椰林网>娱乐>中国画也能很“硬核”,有水利建设、重工业,还有吴湖帆笔下的原

中国画也能很“硬核”,有水利建设、重工业,还有吴湖帆笔下的原

2019-11-06 12:10:41 |来源:​匿名

董文茜的创建仪式,油画,1953年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艺术创作继承了延安时期的优秀创作传统,开创了艺术创作的新历史时期。在过去的70年里,这一传统代代相传,积累了丰富的杰作,培养了一代又一代杰出的艺术家。展示这些优秀作品的相关国家艺术展览体系也成为新中国70年艺术发展史上的重要一章。

新中国成立70年来,绝大多数艺术家以高度的艺术责任感投身于生活,不断创新各种艺术形式,为历史、时代雕塑和艺术创作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钱松岩控制蛀虫画,中国画,1950年

“奠基仪式”引发的“中国油画风格”艺术实践与理论探讨

1959年,在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周年而创作的艺术作品中,叶于谦的《北京解放》问世,作为对新中国成立的历史回顾,记录了北京解放的盛况。叶于谦结合了当时流行的年画风格,展示了人们的喜气洋洋。此前,董文茜写于1953年的《开国大典》展现了毛泽东主席于1949年10月1日将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起来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历史时刻。董文茜充分利用西方绘画在色彩表现上的优势,吸收了中国民间年画在色彩表现上的特点和方法。在构图、透视和光影处理上,他选择了自己需要的东西,没有任何风格和艺术效果的限制。

叶于谦的《北京解放》,中国画,1959年

“开国大典”反映了新中国艺术创作的各种新变化,不仅体现在传统艺术的转型上,也体现在对西方绘画的融合和吸收上。作为新中国美术的经典,《开国大典》是延安传统在新中国以新的方式转变的开端,既包括延安艺术精神的发展,也包括新中国艺术的新创造,它以更专业的油画精神面对时代的需要,开辟了“中国式油画”的理论探讨和艺术实践。“开国大典”的整体构成吸收了民间年画和唐宋壁画的审美元素,融合了汉代寺庙壁画的宏大氛围,将“育人助人”的传统推向了一个新的时代高度。这是艺术表达中不同的一般民族叙事。它的色调既不是前苏联时尚风格中的灰色色调,也不是欧洲古典主义时期的酱油色调。中西方伦勃朗的绘画既没有古典的光影关系,也没有达芬奇《最后的晚餐》中的人物关系。它具有中国民间年画的色彩美学。这些画表达了快乐,这既受人们的欢迎,又符合时代的心情。特别是,它被用作博物馆的辅助展品,以帮助文物再现特定的历史,它不同于出现在故宫的一般创作和装饰。它不仅具有一般创作的独立审美意义,而且具有辅助展示所必需的公共需求。因此,在这样一种特殊的社会关系和文化联系中,《开国大典》中的时代精神展现了新中国的时代风格,也影响了新中国油画发展的时代潮流。“开国大典”所高举的油画民族化旗帜至今引领着艺术发展的方向。也许这就是经典的意义。

唐勇力的《新中国的诞生》,工笔重彩绘画,2012-2015

作为新中国的一大主题,“开国大典”自董文茜以来就被画家们涉足其中。1983年,北京画院画家马泉创作了中国画《中国人站起来了》。这仍然是天安门广场奠基仪式上的场景,但这是董文茜画中首次出现以中国画为代表的开国领袖群体形象。1999年,段江华油画《东方红1949》入选第九届全国美术展,获得优秀作品奖。这是展示当年10月1日壮观景象的另一个视角。2009年,在国家重大历史题材艺术创作项目中,历时三年创作的唐勇力工笔重彩油画《新中国的诞生》(The Birth of New China)首次以巨大的气势再现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63名委员,包括主席、副主席和委员在成立仪式上的形象。2012年,唐勇力应中国国家博物馆邀请,在中央大厅为陈进的展览创作了一个特别的主题。这是基于2009年版本的重新创建。这幅高4.8米、宽17米的画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中国画。这幅画于2015年11月26日在郭波中央大厅正式揭幕。这种意境突破了纪录片形象的局限,展现了艺术创作的特点和优势。唐勇力结合了西方绘画的写实素描造型技巧。在粗线条造型的基础上,他展示了他们不同的身份背景以及与新中国成立的关系。这幅画中的所有人物都充满了胜利的喜悦和对新中国的渴望。

与“建国仪式”相关的主题创作不仅直接表达了1949年10月1日的盛况,而且还有许多与这段历史相关的创作,都与“建国”和“建国”的内容有关。其中,黄军1951年的年画《欢庆国庆》就是这一内容中较早的作品。1961年,陈菊仙的年画《祖国颂》反映了这一主题的发展。

关山月,《新发展的公路》,中国画,1954年

从素描到新中国国画新生活的表达

1955年第二届全国艺术展展示了新中国艺术创作的初步成果。当关山月的《新发展的高速公路》、天蚕土豆的《实地考察》、石路的《古长城内外》、章学富的《把洪水变成水利》和岑龚雪的《木筏》等作品出现时,这些与建筑主题相关的作品展现了旧中国画在改造过程中从写生到展示新生活的转变,标志着20世纪50年代初以来的具体创作成就。其中,中国画不再是世界文人学者的孤立欣赏,这种展现时代风貌的作品也为新社会中的“新中国画”赢得了重要地位。在此期间,国家建设项目中的大部分水电站、风景优美的山路和铁路线都建在高山上。人们投身于建筑的热情为山水画的发展创造了重要的机遇。关山月的“新发展的高速公路”仍然展现了岭南山水画在群山中的笔触。然而,画中的道路、汽车和电线杆都是过去山水画中没有见过的图像,它们在画中的小比例并不影响作品与传统山水画之间的联系。虽然这些作品在画面结构上有很大的差异,但它们都以同样的方式表现出具有时代特征的建筑主题,显示出“新山水画”在时代的启示下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章学富,《化洪水为水利》,中国画,1955年

在那个火热的时代,画家深入建筑工地进行素描,并在真实的景观中见证了建筑工地的场景。受到现实生活的启发以及在这种启发下产生的创作冲动,山水画的大趋势——“新山水画”已经出现,并成为中国画变革取得突破性进展的重要标志。这些以风景为主体的作品属于建筑主题。其中,建筑者就像传统山水画中的风景人物。作为这些建筑场景的建造者,他们有时在整个画面中只占据很小的位置,但他们是最后的润色。他们不仅指出了人在建筑中的作用,还指出了作品的主题,如《为祖国寻找资源》中的地质小组成员。此外,当时还有一些山水画,虽然它们没有直接表现建筑的主题,但这些画通过点缀巧妙地展示了建筑的成就和时代的新面貌。例如,从长远来看,石宝的雨花台和玄武湖都画了一座厂房、高炉和烟囱。在此期间,潘天寿还在作品中加入了电线杆和了望塔的形象。虽然这些图像在画面中没有占据很大的位置,但它们起到了将石头变成黄金的作用,这反映了山水画的当代特征。

吴湖帆,庆祝中国原子弹爆炸的成功,中国画,1965年

以建筑为主题的艺术创作贯穿于新中国发展的每个历史时期。

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于1955年通过决议,1957年开工建设,是当时最大的工程,被誉为“黄河第一坝”。因此,以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为主题的绘画自开工前就不断涌现。1955年,谢瑞杰创建了黄河三门峡地质勘探项目。然而,吴作人早在工程开工前就开始绘制这一建筑场景,并计划创作黄河三部曲,其中黄河主干线三门峡的第一幅图中大坝尚未关闭。吴作人用鸟瞰图展示了项目在特定区域的陡度,而从另一个角度描绘的场景记录了施工开始时的地形。到1959年,在吴作人的第二幅画《人会赢得天堂》中,大坝已经高高耸立,施工现场非常繁忙。在此期间,何夏海也开始了许多以“驯服黄河”为主题的创作。1959年,宋文治和张文军也去了三门峡,其中宋文治先后完成了三门峡建筑工地和他的名著《山川巨变》。1960年以后,傅石宝创作了他的代表作之一《黄河清》,表达了他对历史和现实的遗憾。1961年2月26日,他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当思想改变时,墨水不能保持不变》。几十年后,三峡大坝的建设已经开始,展示三峡大坝及其施工现场的工程已经出现。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2009年历时五年完成的油画《高夏平湖图》。

吴作人的《三门峡,黄河的中流砥柱》,油画,1955-1956年。

傅石宝的《黄河清》,中国画,1960年

回首今天,我们发现建筑主题的艺术创作贯穿于新中国发展的每个历史时期。炼钢主题、万吨液压机(谢之光)、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庆典(吴湖帆)以及南京长江大桥于1968年底通车后的桥梁主题作品延续到20世纪70年代。这些建筑题材的绘画在新中国艺术史中具有特殊的意义。1978年以后,随着改革开放,中国开始了大规模的建设,相关艺术创作自然成为新时期的重要主题。从反映特区建设到展示高层建筑、立交桥、高速列车等新的建设成果,作品出现在全国艺术展上,展示了新时期主流艺术创作中建筑题材艺术创作的延续和发展。所谓的城市景观的出现,反映了城市的新面貌,可以说是这类主题的新突破。在艺术表现方面,自上世纪中叶以来,它改变了创作模式,更加多样化和丰富。

艾忠信的《走向乌鲁木齐》,油画,1955年

农村和农民曾经是新中国艺术创作的焦点。

与农业相关的农村题材和农民题材的艺术创作曾是新中国艺术创作中的经典题材。收获的喜悦和公共粮食供给的热情构成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美丽景象。

戴衡阳、马永民、刘国彩,《在希望的田野上——农民乐队的记录》,油画,1984年

1978年,中国农村开始发生历史性转折。随着农村的变化,农村题材的艺术创作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王绍伦在1999年写了《1978年11月24日晚的小岗村》(Xiaogang on the night of),这是基于改革开放之初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名村民签署的秘密协议。事实上,自1978年以来,用艺术来表现改革开放给中国农村带来的变化一直是中国艺术创作的一个重点,其中许多都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这种变化。这些作品展现了农村、农业和农民,主要表现了新时期农民的精神状态。最具代表性的是戴衡阳、马永民、刘国彩1984年写的《在希望的田野上——记录农民乐队》。虽然这部在第六届全国艺术展上获得金牌的作品没有直接展示著名的农业生产和收获主题,也没有展示农村风光,但它给人们一个与过去完全不同的农民形象。这是“农民乐队”,只有在富裕的农村地区才有可能。这是农村题材艺术创作中前所未有的,反映了画家对新农村新题材的敏感和把握。农民淳朴的形象,乐器金光闪闪,冷色调和暖色调都显示了农民管弦乐队的杰出表现。这也是一幅充满喜悦的画面。人们可以听到熟悉的旋律“在希望的田野上”。如果你从历史的角度来看80年代初的油画创作,能够突破过去的语言公式来表达像这幅画这样的时代主题是非常有价值的。它不仅展示了改革开放时期农村的变化,也展示了改革开放给艺术创作带来的变化,表明中国艺术界也在希望的领域。

何多玲的《春风已醒》,油画,1981年

吴冠中的周庄,油画,1997

以国家重大历史题材艺术创作工程为代表的艺术题材创作取得了新的成就。

近年来,国家和地方在主题艺术创作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积累了有益的创作经验。

例如,国家重大历史题材艺术创作项目不仅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组织的第一次巨额资金的大型艺术创作活动,也是中国当代主题艺术创作的新象征。在当今丰富发达的图像媒体中,许多优秀的艺术家在学习和吸收当代艺术理念和语言的同时,仍然坚持造型艺术的传统表达方式,积极推进架艺术的当代表达。这些反映民族复兴历史主题的美术作品,是由他们潜心创作的,从当代人文关怀的美学视角渗透到历史空间中。

另一个例子是上海发起和组织的主题艺术创作项目,如“上海历史文脉艺术创作项目”、“创造世界-中国创造神话”文化创作和文化交流项目、“时代的优雅-上海现实主题艺术创作项目”。这些项目对当前艺术主题创作中主题的拓展、风格的丰富和艺术表现的多样性进行了新的探索。

到2019年,第十三届全国艺术展将达到前所未有的规模。许多入选作品、在北京展出的作品和获奖作品以全新的主题、视角和美学来反映和庆祝新时代,并成为本次展览的主流特色。例如,詹勇的《非洲在路上》、张小磊的《非洲医疗救援队》、孙娟娟的《对话》、汪聪的《中国之旅》、王古玉和王毅的《建筑梦想中的创意——建筑中的眼睛》、黄涛的《自然岔路》、王珂的《全血战》、李王宇的《使命》、陈至和吴欣的《匆忙进食》、焦邢弢的《火焰中的青春》、赵晓东的《果蔬欢,人民的幸福》、陈新宇的《呐喊》, 田胜的《二十四节气——阳春六节》、刘铮的《仲夏夜之梦》、李恩成的《芳华》、刘初阳的《如日中天的花与影》和邱家明的《八君子图》等。 虽然主题不同,但它们呈现出新的思想、新的形式、新的思想、新的构图、新的词汇和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从不同的方面反映了国家艺术界过去五年的新努力和新成就以及艺术创作的未来发展方向。

陈逸飞的《荀阳余韵》,油画,1991年

原标题:70年来新中国的艺术创作与审美建构:从个体自我的艺术表达到对家园和国家的视觉观察

作者:陈履生中国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兼艺术评论家

新疆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emin3nt.com 椰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