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椰林网>社会>殡葬师凯特琳·道蒂:死亡不是失败,死亡是生命的自然组成部分

殡葬师凯特琳·道蒂:死亡不是失败,死亡是生命的自然组成部分

2019-11-11 19:49:32 |来源:​匿名

记者|潘文杰

编者|朱舒洁

"我想亲自火化我的父亲。"《永别了,殡葬师》的作者凯特琳·多尔蒂说。

《永别了》记录了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在殡葬行业的经历。23岁时,她作为烟火药剂进入旧金山的西风火葬场。在进入火葬场的第一天,她被安排为一个名叫拜伦的死人刮脸。拜伦火化后,她的同事教她用金属耙子把遗体从火化炉中耙出来。这样,她发现拜伦的头骨仍然完好无损。虽然上面覆盖着灰烬,但还是很热。正当她想仔细看看的时候,整个脑袋在她手中爆开了,灰烬顺着她的手指滑落。“拜伦,”她在书中写道,“父亲、丈夫和会计已经完全变成了过去。”

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每天的工作是将传送带连接到火化炉上,并按下按钮让传送带将尸体送入火化炉。首先燃烧的是装有尸体的纸箱。然后身体开始经历巨大的变化。有机物被烧掉后,构成身体的80%的水很快蒸发了。软组织被火舌吞噬,尸体最终被烧成黑色。在这个过程中,人类的特征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在火葬场工作的人身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灰尘,所有这些都是死者的骨灰和工业粉尘。在工作过程中,多蒂想出了自己火化父亲的主意。

“我不想我父亲被火化。”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告诉界面文化(身份证号:Booksandfun),在西向火葬场工作时,她发现焚烧尸体时,她的家人通常不会在现场。“当我焚烧遗体时,虽然我试图给予死者最大的尊重,但我并不知道这些遗体。所以我想,如果我父亲去世了,一个陌生人火化了他,这个陌生人不知道他是谁,他经历了什么,或者他有多特别。这是多么孤独。”她想和父亲在一起,看着他变成火焰。

操作火化炉的经验让多蒂想到了殡葬业。为什么人们不来参加火葬仪式,用自己的手按下点火按钮向他们所爱的人道别呢?随着她越来越意识到死亡和殡葬业,她对美国殡葬业的疑虑也增加了。

离开西端火葬场后,多蒂去了加州柏树殡葬学院学习。她想知道这个国家的殡葬学术机构在教什么。她发现在殡葬学院,大部分课程都是防腐的——正是昂贵的防腐费让整个行业欣欣向荣。她发现殡葬业已经成为一个行业,通过出售商品来销售尊严。在这里,殡仪员是首席导演,尸体成了所有观众的明星,太亮了,看不到出生前遭受的痛苦。"这样,身体就不会触发观众的情绪并摧毁唐尼·达科."

多蒂发现,她在西风炉的经历和她在殡葬学院的课程都反映了社会对死亡的回避。否认死亡的文化让我们很难有好的结局,也很难和死去的亲人告别。现在,她倡导“积极的死亡运动”,并希望人们能够正视我们一直对死亡持消极态度的文化。

凯特琳·多蒂(Catelyn Dottie)认为,今天美国的殡葬文本非常重视保存和化妆。简而言之,它是为了美化死亡。这部分可以追溯到美国著名的墓地“森林草坪”。这里埋葬了许多好莱坞明星,包括《乱世佳人》演员克拉克·盖博、卡萨布兰卡演员亨弗莱·鲍嘉、伊丽莎白·泰勒、迈克尔·杰克逊等。“森林草坪”公墓建于1906年。1917年休伯特·伊顿(Hubert Eaton)担任公墓总经理时,他决定建造一个新的乐观的美国纪念公园,以“消除所有悲伤”。在这里,死亡是对活着的人的告别。身体被称为“失去的爱”和“某某先生”。经过防腐处理和精心化妆后,尸体在宏伟的灵房里等待坟墓。

休伯特·伊顿(Hubert Eaton)倡导乐观主义,他的行为引发了死亡美化的浪潮。20世纪50年代,战后经济繁荣的时代也成为殡葬业的辉煌时代。人们富有、愿意并且能够比较葬礼和安葬的奢侈程度。另一方面,遗体防腐和奢华的葬礼改变了殡仪业者的形象。他们已经成为专业人士,不仅关注公众健康,而且懂得美学,科学与艺术相结合,他们给人的印象是殡仪业者的防腐技能可以确保公众远离疾病,他们的美学可以给死者的家人留下“最好的回忆”。

一份1959年发行的时代杂志称森林草坪公墓为“迪斯尼乐园死亡公园”。英国作家伊夫林·沃嘲笑死亡唯美主义的观点。他嘲笑休伯特·伊顿(Hubert Eaton)防腐团队将每具尸体送到“森林草坪”墓地进行防腐腌制,打扮得像个淫荡的妓女一样浓妆艳抹,皮肤暗红色,没有腐烂,可持续约100年。

今天,殡葬业已经成为北美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整个行业的蓬勃发展也依赖于防腐处理。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认为现代防腐技术的诞生“完全是市场和消费主义的产物”——她看到同事的防腐工程师拿着套管针,戳在死者的肚脐下,并在里面猛刺,破坏肠、膀胱、肺和胃等器官——以便用套管针从内脏中吸出气体、液体和废物,然后注射化学防腐剂。这种做法似乎相当残忍,因此,即使是亲自操作这一过程的防腐剂也不愿意为他的母亲做防腐处理。凯特琳·多蒂说:“防腐不能带给我们内心的平静,但它能让我们赚900美元。”

在防腐化妆品和奢华葬礼的祝福下,20世纪50年代成为殡葬业的“俗丽时代”。然而,这种幻想并没有持续多久。20世纪60年代,美国社会发现了殡仪馆依靠葬礼赚钱的秘密。1963年,英国记者杰西卡·米特福德发表了一篇耸人听闻的《美国之死》,将殡仪业者描述为一群贪得无厌的资本家。其中她揭露了防腐技术的内幕,指出这是“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秘密”,是在与美国公众“开一个巨大、残酷和昂贵的玩笑”。她告诉世界,每一个身体都应该在短时间内被“喷涂、切片、打孔、浸泡、固定、切割、刮胡子、上蜡、化妆、修饰和打扮——从普通的身体到“美丽的记忆”。杰西卡·米特福德本人决定不在死后举行豪华葬礼,而是选择廉价火葬。

凯特琳·多蒂批评了旨在消除悲伤的乐观葬礼。她说,在她进入殡葬业之前,她还希望建立一个叫做“死亡美学”的殡仪馆。在她过去的想象中,人们应该以新鲜有趣的方式哀悼死者。殡仪馆举办了一个派对,播放摇滚音乐,人们把骨灰放在手上的钻石里...但是她发现这种乐观的方法否认死亡本身。

“我们需要意识到死亡。诚然,这个人已经死了,在他家人的心中留下了一个洞。如果我们只是说,他的生活是多么美好,多么精彩,那就是否认死亡。有个派对庆祝真是太好了。但别忘了看看尸体,对死亡说一声有意义的告别。”

杰西卡·米特福德的《美国之死》在《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上停留了几周,使1963年成为“火葬年”。自从这本书出版以来,美国的火葬率逐年上升。这使得殡葬业的既得利益咬牙切齿。1996年米特福德去世时,她的丈夫直接火化了她的尸体。没有奢华的装饰,没有仪式,也没有家人在场。这只花了475美元。

凯特琳·多蒂告诉界面文化,“米特福德认为过去的葬礼花费太多钱。这是真的。但是她的解决办法是让每个人都直接火化,而不举行任何葬礼。虽然这种方法确实花费较少,但是举行一些仪式,花一些时间和死者在一起,或者只是坐在尸体旁边也是非常重要的。这种方法对家人和朋友都有疗效。”她认为今天我们真的应该远离殡葬业的过度商业化和暴利。没有必要在葬礼上花很多钱,但是我们不能完全放弃这个过程。“身体不需要你的思考。它不需要任何东西。是你需要身体。”她说,“只有当你看到尸体时,你才能知道这个人已经死了,已经退出了生命的游戏;只有当你看到身体时,你才能清楚地看到自己,并知道你也将拥有那一天。”

事实上,尽管美国的乐观主义和英国的悲观主义看起来非常不同,但它们都否认死亡。乐观通过化妆品和化学试剂来粉饰死亡。悲观主义允许人们直接彻底地从文明社会中抹去遗体和葬礼仪式。

过去,早期的火化炉有一个窥视孔,死者的家人可以通过这个窥视孔观看遗体的火化。一些殡仪馆甚至要求家人亲眼目睹尸体被送进熔炉。然而,如今,殡葬业正尽最大努力让死者家属远离与死亡有关的所有方面。这些窥视孔都被封住了,死者的家人不必走进火葬室。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的殡仪馆有一项名为“火化见证人”的服务,但很少有人选择这项服务。多蒂大部分时间都独自一人在火葬场。甚至,火葬预约服务也出现在美国。人们现在可以在电脑前完成整个火化过程——只需在互联网上输入死者的医院地址,填写几个表格,并输入银行卡号码。两周后,邮递员将能把死者的骨灰直接送到你家。没有必要进入殡仪馆或见证遗体。总价约为800美元。

粉饰和逃避死亡就是“隐藏”死亡。在采访中,多蒂说我们的社会在结构上否认死亡。

她指出,“事实上,不仅仅是殡葬业,整个医疗行业都倾向于过度延长人们的寿命,把死亡视为现代医疗体系的失败。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死亡不是失败;死亡是生命的自然组成部分。医院告诉家人,他们必须战斗到死,这样病人最终会死在医院的呼吸机上,而不是家里。”一位日本胃肠病学家和大学教授凯特琳·多蒂(Catelyn Dottie met)告诉她,到2020年,日本将会出现医生和护理工会的大量短缺,但没有人愿意讨论这个话题。他的学生从来不想给出最终诊断,宁愿接受八次尸检,也不愿面对一个垂死的人。她所看到的推迟死亡的痛苦代价是身体——一个长时间一动不动地躺在医院病床上的病人将会有褥疮,开始腐烂而不会死亡,并且会被坏死组织活活吃掉。她看到的其中一具尸体背后有一个足球大小的大洞,“像地狱之门一样凶猛。”

凯特琳·多蒂(Catelyn Dottie)看到否认死亡的文化让我们看不到残酷的现实,无论是在医院还是殡仪馆——首先死者因为社会沉默而失去了死亡的尊严,然后家人让殡葬行业控制我们的葬礼方式。然而,她也认为,如果其他文化偏见,如种族歧视、性别歧视和恐同症能够瓦解,那么我们也可以理性地思考死亡。

现在凯特琳·多蒂正致力于“主动死亡运动”。她告诉界面文化:“积极的死亡运动并不意味着当你的父母去世时你应该保持积极的情绪,而是在一个更健康的文化中,我们会有关于死亡的对话。如果一个孩子来问我,当人们说我祖母去世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否意味着她在睡觉?我会说,不,她死了。我会告诉孩子死亡意味着什么,死者长什么样。”

她说,今天,我们已经开始重视性教育,但我们仍然忽视死亡教育。“当每个孩子八九岁时,可能会有关于死亡的问题。我们必须让孩子们意识到,一个死人不会像下一集里的卡通人物一样回到舞台上。”

除了更开放的对话之外,多蒂认为,在殡仪馆,人们在面对亲属的尸体时应该选择接受死亡,而不是拒绝或隐藏死亡的存在。在北美,死者通常在被送往殡仪馆并移交给专业殡仪员前一秒钟死亡。然而,在她开的“洛杉矶殡仪馆”(Los Angeles殡仪馆),人们亲自清洗亲属的尸体,清洗和打扮尸体,并安全舒适地陪伴已故亲属。直到尸体火化的那一刻。

过去,丧葬承办人也一直在他们的家庭中灌输身体对公众健康有害的观念。“在避免死亡的文化中,许多人认为亲自安排遗体是危险的,甚至是非法的。人们觉得专业训练对保护身体是必要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没有科学依据。”多蒂说,人类祖先数千年来一直在照料亲友的遗体。“除非死者感染了埃博拉病毒或禽流感,否则在这种情况下,家人无法接触尸体。如果你爱的人死于肝癌或心脏病,你亲自处理尸体是完全安全的。”

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告诉界面文化,在积极死亡运动的影响下,美国许多州已经通过了立法。现在在一些地方,人们可以选择进行水解(将人体溶解成棕色糖浆状液体)和人体堆肥(人体堆肥)以及其他新的对环境友好的人体处置方法。她还希望联邦各州将颁布更完善的法律,鼓励自然葬礼和室外火葬,这样遗体将在开放空间自然分解,寒冷的工业感觉将被自然和宁静所取代。她说,埋葬和火葬造成的环境问题可以通过将遗体放在特定的规划空间来解决。

“我们想重获死亡的权利。”凯特琳·多蒂说。在她看来,一个好的结局意味着为死亡做好准备,把死亡后的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并及时将好消息和坏消息告知合适的人。这也意味着在他死前,他头脑清醒,没有痛苦。他承认死亡是不可避免的事实,并没有进行不必要的抵抗。

“我们现在可以思考自己和家人的死亡。你可以考虑一下,你有什么想对任何人说的,但是你还没有说。你想要什么样的葬礼?你想让谁参加你的葬礼?有需要提前准备的文件吗?如果火化,你希望你的骨灰被处理掉吗?”凯特琳·多蒂(Caitlin Dottie)在接受采访时说,事实上,围绕死亡,我们周围的人际关系有许多奇妙的变化。“我们不能等到临终时,而是从现在开始,从认识到死亡必然会发生的事实开始。”

足球外围 江苏快3 赛车pk10 重庆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emin3nt.com 椰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