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椰林网>科技>新加坡为什么人人有房住?避免社会动乱,人有恒产方有恒心

新加坡为什么人人有房住?避免社会动乱,人有恒产方有恒心

2019-11-27 13:25:09 |来源:​匿名

*关注真实的星球,帮助你探索真相,让世界与众不同

直到1947年,新加坡才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崛起,但废墟一眼就让住房成为新加坡人必须面对的问题。根据当时英国殖民政府住房委员会提交的报告,新加坡已成为当时世界上最糟糕的贫民窟地区,是“文明社会的耻辱”——30多万人住在没有基本卫生设施的临时棚屋里,而25万人住在城市地区破旧的旅馆里。

当时,新加坡的总人口只有大约938,000人。

至于所谓的旅馆,它们与今天中国人记忆中的旅馆大不相同。即使是最卑微的也比大的好。

20世纪60年代初,独立后新加坡住房发展局的首任局长林金三(Lim Kim San)向媒体回忆了他在访问这座城市的中国定居点时所看到和听到的情况——有200多人住在一个只有一间浴室和两间浴室的三层“酒店”里。人太多了,以致于很难找到一个房间,甚至楼梯的角落都被木板盖住了。这块木板是几个兄弟的家。

从20世纪40年代末到60年代初,十多年后,新加坡的贫民窟和住房短缺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甚至变得更加严重的原因与英国殖民当局的态度有关,他们认为住房短缺对位于主要贸易路线上的港口城市新加坡来说只是一个短期问题。随着经济的发展,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直到1959年新加坡独立之前,该地区公共和私人组织建造的住房单元总数只有4,003个。到1966年,新加坡已推行“集体住房政策”七年,但当时的住房需求仍超过140,000套,而当时新加坡新建住房的总数仅为每年14,000套。

经过半个多世纪的发展,新加坡的住房拥有率在2018年达到91%,而超过80%的新加坡人口生活在政府提供的福利住房中。

1959年,新加坡从英国当局获得自治权。然而,当时新加坡人口稠密、贫困,失业率高达13.6%,人均居住面积不到6平方米,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低至1309.8新西兰元。从1947年到1959年战争爆发时,新加坡仍有四分之一的人口住在贫民窟,三分之一住在棚屋里,而能够享受政府公共住房福利的人不到总人口的10%。

同时,由于英国殖民当局对新加坡的定位,新加坡在自治初期缺乏足够的工业规模。

新加坡觉得独自生存不容易,于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联邦。然而,两年后,新加坡被驱逐出马来西亚,并于1965年被迫宣布独立。

然而,房屋渗漏发生在晚上。随着失业人数的大幅增加,住房供应短缺,陷入贫困、无家可归的新加坡公民纷纷开始罢工和抗议。

李光耀“只有在拥有永久财产的情况下才会有毅力”,他意识到在发展工业的同时,住房问题不应放缓一点,而应齐头并进。因此,他提出了“让每个公民的家庭都有自己的房子”的政治理念,这是“居者有其屋计划”的开端,在国内外都很有名。

1960年,新加坡成立了住房发展委员会,建造住房单元。然而,与新加坡今天的住房政策不同,从1960年到1965年,住房单元是出租的,但不是出售的,而且只适用于月收入低于800新西兰元的低收入人群。

然而,租金非常低。一个人的月租金只有20新西兰元,而两居室和三居室的月租金只有40新西兰元和60新西兰元——一栋公寓楼的租金不超过当时平均工资的15%,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这些租金只占月收入的20%左右。

只租不卖的原因是新加坡的人口在此期间激增,尽管住房局仅在五年内就建造了55000套住房。然而,到1966年,新加坡住房局当年的统计数字仍然短缺147 000多个单元。

到1964年,新加坡基于当时东南亚艰难的国际形势,为了在多元化社会中稳定新加坡,正式推出“居者有其屋计划”(Home Ownership Scheme),并开始向低收入群体出售公屋单位,以稳定人心。

然而,当时新加坡的经济仍处于困境。单一转口贸易模式使新加坡严重依赖外国市场,抵御风险的能力极其低下。它的工业基础甚至不同于今天——新加坡的工业产出在1959年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63%。

单一的经济结构和贫富悬殊,令新加坡推出的“居者有其屋”出售计划极为无效。在1964年出售的第一年,只有1,451户家庭售出,不到住房单元总数的3%。

原因是即使政府拥有的单位价格已经非常低,低收入家庭仍然负担不起20%的首付。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同时增加就业,通过“持续生产和就业”巩固新加坡的多元社会,并改善该国过于单一和危险的依赖外国市场的经济结构,新加坡决心加快工业化进程。

1968年,时任财政部长的林金三(Lim Kim San)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提到,“将采取财政措施鼓励出口导向型产业”。

事实上,新加坡长期以来一直在规划工业化。早在1961年,李光耀就在新加坡西南部建立了占地6480公顷的“句容工业区”,并决心投资1亿新西兰元进行为期7年的建设。

1962年,句容工业区迎来了“大众钢铁厂”作为第一个进入园区的企业。到1970年,园区内的企业数量已经遍地开花,达到7000多家。产业结构也从早年服装和玩具等轻工业的低附加值工厂和企业升级到以炼油和造船等行业为主导的现代制造模式。

新加坡的经济增长也失去了控制,国内生产总值从1965年的9.75亿美元上升到1970年的19.21亿美元,这一经济体的规模仅在五年内就翻了一番!

令我们惊讶的是,虽然经济的快速增长也令新加坡市民的收入增加,但出售公屋的情况仍然不容乐观。

为了加快稳定新加坡社会的关键政策“居者有其屋计划”,新加坡政府于1968年将“中央公积金”的适用范围从养老金扩大到集体购房。

然而,虽然公积金属于新加坡政府的“缴款较多的自助福利制度”,公民被迫支付,但利率高于银行,利率低于银行贷款,公积金的适用范围自那时起进一步扩大,使新加坡人愿意参加公积金——1981年,公积金可用于购买私人住房,但现在公积金已应用于养老、住房、家庭保险、子女教育、医疗等。

公积金的存在不仅使新加坡的低收入群体能够支付首付款,而且还利用公积金偿还贷款。它甚至可以通过公积金账户向HDB申请贷款。同时,公积金还为新加坡政府在征地和住房建设方面提供了强有力的财政支持。

为了进一步降低住房成本,增加新加坡政府在征地方面的主动性,新加坡还改变了英国殖民当局的土地政策,并于1966年以《土地征用法》取而代之。法律明确规定,只要公共利益需要或满足其他条件之一,新加坡政府可以以较低的补偿价格征用土地。

此外,新加坡全年都向HDB提供低息贷款——据统计,从1960年到1970年,HDB每年从政府那里获得4亿新加坡元的低息贷款,同时还获得了大量的财政资金来维持其经营,弥补HDB出售远低于成本价的HDB公寓所造成的损失。

三管齐下的方法,加上新加坡逐步将公共福利住房门槛从低收入阶层扩大到高收入阶层以下,也不忘与时俱进,提供各种住宅产品——从小型公寓到如今的四代五口之家公寓,以及类似于私人住宅的ec公寓,以提高需求。

从那以后,新加坡走上了自己住房拥有率的快车道。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相比,新加坡自己的住房率在1970年上升了20.2个百分点,达到29%,在1980年上升到59%。

在接下来的20到30年里,新加坡的房屋拥有率完全超过了美国。现在新加坡已经成为全球住房政策的典范,拥有91%的住房。

无论房委会从财政上获得多少资助,或借了多少低息政府贷款,但却永远得不到回报,毫无疑问,新加坡政府需要有一个强大而持续的经济实力作为基础。然而,人口稠密的新加坡没有很多产业可供选择。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新加坡工业已经完成产业升级,拥有现代化的制造布局,甚至已经成为世界三大炼油中心之一。然而,新加坡对此并不满意。虽然新加坡的金融业正在蓬勃发展,但从长远来看,它已经开始快速发展。

新加坡证券交易所成立于1973年。到1995年,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已达226家,市值超过2500亿新西兰元。因此,金融业的产值占新加坡国内生产总值的近30%。

然而,新加坡并没有沉溺于金融和服务业的“光明未来”,而是陷入了空洞化的陷阱。相反,新加坡坚持多元化的产业结构——产业、金融服务业和高科技产业融为一体。

就今天而言,新加坡的第二产业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5%左右,与金融业齐头并进。与此同时,高科技产业也在迅速发展。以信息通信产业为例,其产值从1990年的18.1亿新加坡元上升到2017年的175.8亿新加坡元。经济规模增长了近10倍!

正是完美的经济结构使新加坡避免了“掏空产业”的陷阱。它不需要将经济增长导向房地产来避免异常的房价。公民们生活在群体中,这样他们就沦为“失去尊严”,并最终动摇社会状况。

新加坡经济目前发展顺利,2018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6460万英镑,远远高于亚洲前四小龙。新加坡的住房政策也与时俱进,为各行各业提供合适的住房,同时其价格和补贴仍然足够强劲。

新加坡目前的公共福利住房分为两类,一类是传统的“集体住房”,另一类是ec公寓。

购买公寓时,它分为成熟和不成熟的城镇。此外,根据房间类型和收入,新加坡政府也给予不同的补贴,最高补贴达到80,000新西兰元。

例如,在不成熟的邦格镇,一套两居室公寓的起拍价是109,000新西兰元。收到补贴后,买方家庭只需承担最低29,000新西兰元的费用,最高补贴为80,000新西兰元。

另一方面,同一城镇和社区的四居室公寓将开始售价287,000新西兰元。收到补贴后,买方家庭将不得不承担227,000新西兰元的最低购买额,最高补贴为60,000新西兰元。

让我们以成熟的坦比尼镇一套四居室公寓的售价为例。一套四居室公寓的起拍价是312,000新元。买家必须为自己的购买支付267,000新元,最高补贴可达45,000新元。

另一方面,Ec公寓是所谓的共管公寓。由房屋委员会及其他机构合并而成的房屋及发展委员会,是与私人发展商联合成立的。其主要目的是提高需求和新入籍者。尽管购买欧共体公寓的补贴少于公寓,但根据收入和申请数量,它仍可获得高达30,000新西兰元的补贴。与此同时,欧共体公寓仅是同一地区私人公寓价格的60%。

可以说,新加坡的房屋政策几十年来一直“一致”,全面实施“居者有其屋计划”,甚至“按需改变”,但“福利原则不变”。然而,新加坡不需要卖地、卖房、征税赚钱的原因是,政府只能依靠其统治下的各行各业提供的财政税收来满足支出需求。

2017年,新加坡的税收高达655.1新元,占当年政府收入的62%。此外,淡马锡、HKMA和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当年的投资回报率高达176亿新元。这两项合计已经占到新加坡政府收入的90%以上。加上其他收入,2017年新加坡政府收入占国内生产总值的20.48%。此外,新加坡的福利制度不是“人人平等”,而是“多付多得”。福利支出没有欧美大,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左右,没有财政压力。

总而言之,可以看出新加坡没有通过卖地赚钱的内在动力。伴随着近年来保守主义在世界上的复苏,民粹主义正在逐渐获得势头。在一个多元化的社会中,新加坡需要实施“房屋所有权和持续残疾”的住房政策,以稳定社会。

-结束-

看到我们,发现世界

这篇文章是真实星球的原创

更多细节请关注真实的星球。

欢迎来到前进朋友圈

不要擅自转载,此号码已经与版权保护骑士签订了合同。

河北11选5投注 沙巴体育 湖南幸运赛车

© Copyright 2018-2019 emin3nt.com 椰林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